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焦慮”綿陽:“第二城”之危
2019-06-29 08:41 作者:李瑞娜 顏世龍 來源:中國經營網

30多歲的王偉(化名)近段時間一直在和他的父親及公司高管們猶豫著要不要把公司撤離四川綿陽市,轉而奔向成都。

公司所面臨的人才難招、營商環境不佳等經營中的實際困難,成為影響這家國內某科技行業佼佼者撤離的根本原因。

《中國經營報》記者近期采訪了解到,與王偉同樣面臨困擾的不在少數。一方面是現有企業的“不適”或撤離,另一方面是綿陽為了完成2020年地區生產總值3000億元的目標,正在持續加大對外招商引資力度。

在成都長期虹吸效應下,作為“兩彈一星”誕生地,國內唯一的國字號科技城,四川綿陽能否真正打響“科技”帶動經濟發展這張牌?

“心有不甘”

“我們現在很猶豫,正在考慮往成都那邊發展,但交了那么多年的稅,政府承諾的東西卻沒有兌現,就這么走了心有不甘。”王偉說。

據王偉介紹,當初之所以將公司總部落戶在綿陽市,是因為看中綿陽是中國唯一的國字號科技城名號,理想中應是科研人才濟濟。另外公司作為重點人才引進和招商引資項目,政府當初許諾企業落戶后,將給予3000平方米的化工實驗場地、2000平方米的廠房,以及60~80人的人才公寓等一系列優惠扶持政策,到現在均沒有兌現。

王偉稱,外在的扶持政策有當然好,沒有也不過分苛求,但制約企業當前發展的人才難題以及營商環境問題,則始終無法得到解決。“從我們企業自身來說,目前相對各方面能力比較強的中高管,要么是個人原因從成都過來的,要么是從廣東沿海那邊過來的。本土招聘的人才很少,除了穩定性不足的原因,另一個是確實能力水平有限。”同時,也存在人才復合型不足的結構性問題,缺乏比較專業的核心崗位人才,雖然毗鄰成都,但很多人才不愿意來綿陽。“我們在招聘的時候,一個電子科技大學的學生也招不來。”

不僅如此,雖然王偉的公司是國內某科技行業的佼佼者,但“墻內開花墻外香”的尷尬現狀讓其深受困擾。“我們雖然總部在綿陽,但恰恰在本地的市場份額是最少的,甚至連自己樓下的項目我們都拿不到。在招投標時,很多本土項目我們總是慢人一拍,當我們剛剛了解到這個項目時,政府招投標都已經完事了,我覺得這是體制問題。”

深受困擾的不僅王偉一家,當地一家國內知名的國有企業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表示,“綿陽的唯一區位優勢是人力成本低一些,帶來產業成本的些許優勢,其他的真沒什么優勢。”也正因如此,公司出于戰略、人才等多方面因素,在各地設置了很多研發機構,“我們現在已經沒有總部的概念了,在海外、深圳、北京等都有總部,包括沿海地區也設置了很多廠。”

上述國企相關負責人表示:“綿陽國有企業制度也存在一些問題,比如看到一些市場機會,需要層層上報審批,但等政府走完了流程,這個風口也就過去了,這對政府和企業都是損失,希望政府在放管方面的專業能力有一定的提升。”

除了已經走的和準備要走的企業,留在本地的企業在開展業務的過程中似乎也有意無意要與綿陽“撇清”關系。

一位綿陽環保類企業創始人向記者介紹,公司多數人都是綿陽本地人,所以總部也只能設在當地,但相比成都,綿陽區位、基礎配套、物流等優勢都不明顯,公司為了更好發展只能將物流辦事處放在成都,這樣既便捷高效,又能減少成本,而且市場也大。“當我們從成都分發貨物到四川其他地區時,大家會覺得外來的和尚好念經,天然覺得成都是產業的上游,而從綿陽分發,大家就覺得沒有競爭力,這一點上感受最深。”

外來和尚好念經

一方面是現有企業在流失,而另一方面,政府仍然在加大招商引資力度,稅收、土地、融資等各項優惠政策均在向“外來的和尚”傾斜。

記者梳理綿陽市2016~2018年政府統計公報了解到,綿陽市3年來招商引資項目分別為552個、696個、589個。以近幾年最為知名的重點招商引資項目之一、京東方落戶綿陽投產的第6代AMOLED(柔性)生產線項目為例,項目總投資400多億元,其中當地國企科發集團、綿陽市政府等多方籌資,為此項目投入了近半數資金。此外,據當地熟悉產業政策的相關人士介紹,政府為了招商引資不排除還有包含土地、稅收等在內的一系列扶持。

但據上述環保類企業負責人介紹,國家近期一直對中小企業提減稅降費等政策,不過綿陽當地的中小企業因為相關門檻太高而并未真正感受到。

“綿陽此前在宣傳減免稅收的相關政策,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會有很高的門檻,比如每年企業所得稅繳納要達到百萬級以上才能享受,但問題是我們中小企業很少有能達到這個門檻的,這實際上就形成了政策只扶持了大企業,而將中小企業拒之門外。但同樣的,這筆錢對大企業來說只是起到錦上添花的作用,而對中小企業來說卻是雪中送炭。”該企業負責人說,“我們企業剛開始時也特別積極申報,但后來去辦理的時候才發現,不僅要填一大堆資料,而且即便退稅也只有1000元,索性我們就不做了。”

當地一位不愿具名的某行業協會會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綿陽招商引資來的項目看上去體量大、投資大,到地方上談一些所謂的合作,實際是把當地的資源和資金拿走,留給地方的很少或者沒有,現在大家慢慢發現,還是本地的企業靠譜,因為本地的企業是要在本土扎根,外地企業覺得自己的根不在這里,拿到資金、補貼后就走了,地方很慘。

“之前某全國性知名企業要落戶綿陽做一個數據中心,在和政府談條件的時候就說綿陽不僅要給錢,還要把相關政務放到他們數據中心,這就是要政府每年還要再掏一筆錢來購買服務。另外一家知名企業當初也是要落戶綿陽,和政府提的第一個要求就是要政府每年給7000萬元,不過后來綿陽沒同意,然后這家公司就跑到別的地級市合作了。”該行業協會會長說,其實很多外地知名公司落到地方,也就是三五個人組建一個營銷團隊,冠以各類研發中心的名義注冊一個個的子公司,主要是為了做政府業務,甚至提供的產品或服務要價更高,看起來稅收等都留在當地,但實際上政府給他們的更多。

“外地的企業來賺了錢,而政府也能在寫報告或者宣傳時多兩句漂亮話,但卻擠壓了本土企業的生存空間。”該會長說,“事實上,真正貢獻稅收的都是中小企業,雖然一家稅收少,但整體體量大,本土企業才是最忠誠的。”

“去年綿陽召開了相關會議,提出了23條扶持民營經濟的一系列舉措,效果要后期才能慢慢體現,不可能立竿見影。”上述行業協會會長說。而記者在走訪綿陽多個產業園區時也發現,當地促進中小企業的孵化和發展也是花了不少心血,多數產業園內對創業團隊提供多年的免費入住辦公和孵化服務。

經濟副中心危局

重招商、輕落地的惡性循環,外加軍民融合產業發展有待進一步加強,致使綿陽經濟發展難以得到有效改變。同時,綿陽也與新一線城市成都的差距越來越遠,而與其他此前落后于綿陽的兄弟城市差距卻越來越近。

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綿陽市地區生產總值為2303.82億元,而成都市地區生產總值為1.53萬億元,成都是綿陽的6.7倍,而在20年前,二者之間的差距僅為3.6倍。與新一線城市成都相比差距越來越大的同時,后起之秀卻越追越緊。

2018年,綿陽地區生產總值僅比四川省內排名第三的德陽市高出80億元,而在2017年兩者的差距則在114億元以上。在爭做四川經濟副中心的道路上,德陽、宜賓、南充、瀘州、南充、達州及樂山,與綿陽分庭抗禮的局面也愈加明顯。

《華西都市報》此前報道指出,“2025年,率先建成四川經濟副中心”根本不是“七城”競爭四川經濟副中心之事,而是綿陽“第二城”之危。

報道還表示,和成都相比的差距,固然受地緣、政治、經濟、文化等諸多因素影響,但產業結構單一,長期以來僅依賴“長虹”“九州”等為數不多的幾家大企業支撐全市經濟命脈,讓昔日的“驕傲”和“榮耀”,變成了如今的尷尬和無奈。

綿陽市統計局數據顯示,2016~2018年,綿陽地區生產總值分別為1830.42億元、2074.75億元、2303.82億元,分別比上年增長8.3%、9.1%、9.0%,三次產業結構占比分別為15.3∶49.0∶35.7、14.1∶40.4∶45.5、13.1∶40.3∶46.6。

而三年間,民營經濟實現增加值分別為1115.75億元、1269.53億元、1352.17億元,增速分別為8.6%、9.4%、9.1%,占全市經濟總量的比重為61.0%、61.2%、58.7%,雖然體量在增長,但增速和占總經濟體量有下滑趨勢。

此外,記者梳理綿陽市2016~2018年財政預算執行情況數據顯示,綿陽市三年來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分別為107.62億元、110.59億元、124.54億元,分別增長8.03%、8.02%、12.62%,其中稅收收入分別為63.84億元、66.87億元、78.62億。而政府性基金收入分別為59.96億元(其中:國土方面收入55.32億元)、80.01億元(其中:國土方面收入74.3億元)、196.64億元(其中:國土方面收入161.24億元)。也就是說,綿陽財政收入增長更多依賴土地財政,其中2018年國土方面收入是2017年的2.17倍。

鵬元資信評估有限公司此前出具的多份對綿陽市政府平臺公司科發集團債券跟蹤報告中指出,綿陽市的財政自給能力一直較弱,2015~2017年三年,綿陽市全市公共財政自給率分別為34.23%、32.12%、30.29%,呈下降趨勢。

國企出手“救市”?

上述數據顯示,綿陽市2018年土地收入比上年翻番,但記者梳理2018年至今的相關土拍市場信息發現,綿陽的土拍市場卻并非那般火熱,反而是流拍頻發。

據記者梳理,2018年綿陽共拍賣288宗地塊,其中82宗流拍,流拍率為28.47%;截至2019年5月25日,共計拍賣43宗地塊,其中11宗流拍,流拍率為25.58%。

在土地市場并不算不景氣的情況下,賣地收入卻又如何得以翻番?

《中國經營報》6月中旬刊發的《四川綿陽地王生意》報道中提及,5月10日,上述國企科發集團子公司綿陽高新建設開發有限公司以6.54億元的價格拿下綿陽市科創區園藝山人工湖地塊,而起拍初始價格約為3.81億元,溢價率71%,成交樓面價8364.9元/平方米,成為近期綿陽“地王”,由此綿陽當地樓市也炸開了鍋。

當時,綿陽當地的房地產項目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科發集團是國企,這塊地也是它自己的,現在是自己土地拿出來自己拍。”綿陽某知名房地產企業負責人也向記者印證,這次拿地就是左手倒右手,“很顯然就是要把地皮炒起來。”

據了解,科發集團此前多份發債融資公告顯示,公司是科技城范圍包括綿陽市高新區、科創區、經開區、農科區內土地整理和前期開發主體,土地收入除上繳省、市政府收益和有關稅費外,其余部分劃歸科發集團。具體就是科發集團前期對土地進行開發整理,達到出讓條件后通過綿陽市國土局招拍掛出讓,待拍得企業將土地款全額支付到位后,綿陽市扣除相關費用,再將全額成本以及出讓收益的六成返還給科發集團。不過,科發集團以涉及商業秘密為由拒絕了記者的采訪請求。

此外,記者注意到,在綿陽高溢價拿地的國企并非僅科發集團一家,也并非僅此一次。

據綿陽市土地礦權交易服務網信息顯示,以四川發達偉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發達偉業”)為例,發達偉業于2018年3月,分別以溢價42%和46%的代價取得綿陽三臺縣的兩宗土地,兩宗土地起拍價均為240萬/畝,但成交價分別為342萬元/畝和351萬元/畝。而據企信寶工商信息顯示,發達偉業為科發集團控股子公司。

此外,四川中油九洲北斗科技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油九洲”)溢價381%取得1宗土地;三臺縣工投建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臺工投”)溢價20%、209%、74%取得3宗土地。據天眼查顯示,中油九洲的大股東為國企中石油和四川九洲電器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而三臺工投的股東為綿陽市三臺縣國資委。

為此,記者也就相關問題多次向綿陽市政府方面發出采訪請求,但均未獲得回應。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nba赛程 读懂了赚钱的逻辑 你再谈赚钱 七星彩排列五下载安装 不花钱能赚钱的游戏2018 景区灯光维护能不能赚钱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 11选5稳赚1元 油漆加盟店有赚钱吗 广西快乐十分有何技巧 兼职网站打字赚钱吗 做棋牌推广引流方法 欢乐麻将(免费版) 北京pk赛车平台玩 有用过福少时时彩的吗 乐赢彩票网址 民间炸金花漏洞和技巧 开一家脊柱梳理馆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