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首頁>等深線>正文
單采血漿供應鏈:吸毒者獻漿與“神藥”缺口
2019-04-04 15:27 作者:秦宇杰 孟慶偉 來源:中國經營網

據悉,早在2009年武威血漿站就發生了另一起強迫賣血案,該案主犯高成元被判7年有期徒刑。巧合的是,近期武威打掉了一個47人的涉黑團伙,名單中也出現了高成元的名字。對于兩者是否為同一人,記者詢問涼州區公安局,截至發稿未獲回應。

武南鎮曾是武威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最繁榮的地區。當時,武威火車站、機務段都設立在此,當地多數人的就業、讀書,都依靠機務段的下屬單位。但隨著機務段的合并、搬遷,武南鎮也逐漸蕭條。

衰落之后,武南鎮出現了不少吸毒人員。一名當地人士稱,販賣者與吸食者并不見面,雙方通過約定公路某處來交接毒品。他曾開車送朋友去取毒品,看朋友吸毒時,“我從來沒有見過那樣的表情”。

2006年之后,蘭州生物所在武南鎮設立了單采血漿站。其兩三百元的費用,很快吸引來了吸毒人員。原副站長黃大鴻告訴記者,盡管《中國藥典》里明確要求,有吸毒史的不允許獻漿,但血漿站當時并沒有能力檢測對方是否吸過毒。

“我會觀察他胳膊上有沒有針孔。如果針孔比較多,我會偷偷跑出門給武南派出所打電話,民警會過來帶走他。”黃大鴻告訴記者,他通過這一方法,辨別出了好幾名吸毒人員,當時血漿站還沒有相關的醫學檢測方法。

根據《單采血漿站管理辦法》,血漿站只接受本地戶籍的獻漿員。這一規定也有助于辨別吸毒人員。2014年時,武南派出所曾給血漿站提供了幾名涉嫌吸毒人員的名單。然而,實際上仍有大量吸毒人員成為漏網之魚。

《等深線》記者掌握的司法材料顯示,涼州區公安局武南派出所禁毒辦公室的一位警員在作證時表示,警方曾核對了供漿人員花名冊,發現在2013年~2014年8月期間,有45名在冊吸毒人員供過血漿,另有12名供血漿者身份信息不實或查無此人。

此后,這一事件的相關責任人,被以刑事犯罪立案偵查,并以“玩忽職守罪”進入司法程序,最終以“歸案后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確有悔罪表現”而被免于刑事處罰。

640.webp.jpg昔日的武威血漿站,如今已改成社區服務中心。 《等深線》記者 秦宇杰 攝影

杜向軍告訴記者,單采血漿站首先會篩選低風險人群,對其進行全面體檢,采集的原料血漿要進行艾滋病、梅毒、乙肝、丙肝等多種病毒檢驗,送到血液制品單位后,公司要復檢和執行窗口期管理,最后還要經過多種工藝去除和滅活病毒。通過這樣一系列方法逐級降低病毒風險,最后制成的藥品不可能含有病毒。

一邊是各種未成年人、吸毒者獻漿丑聞,另一邊卻是社會對此更深刻的認識偏見。記者在武威采訪期間與多名當地人士攀談,他們對血漿的作用均不了解。一名出租車司機說:“這不是抽走人血里的精華嗎?”

“疑慮”阻滯了“任務”?

“現在的采漿就像過街老鼠。這里面差在哪兒?就是這200塊錢營養費。”血友病患者、北京血友之家罕見病關愛中心理事長關濤告訴《等深線》記者,扭轉業已形成的“賣血”觀念,才是解決國家血漿短缺的有效方法。

“我是終端受益者,獻漿員是源頭。現在我們和源頭是脫節的,獻漿員只知道血漿賣給了藥廠。我們要讓獻漿員明白,這些血漿能夠拯救生命。”關濤已組織血友病人去四五家血漿站與獻漿員面對面交流,根據反饋,此后每一家的采漿量都提升了20%~30%。

根據世界血友病聯盟的數據,缺乏凝血因子VIII稱為血友病A,缺乏凝血因子IX稱為血友病B,發病率分別為萬分之一和五萬分之一。公開信息顯示,除此之外還有因缺乏其他物質導致的血友病C、血管性血友病等。學界估算,中國約有10萬名血友病患者。

如果不使用藥物,血友病人只能任器官出血,直到內外壓強達到平衡狀態,流血才會停止,這一過程伴隨著巨大痛苦。關濤說:“如果把疼痛分成十級,血友病就是十一級。”治療血友病的神藥,一般是凝血因子Ⅷ或凝血因子Ⅸ,目前大多只能從人體血漿中得到。

640.webp (1).jpg因為皮下出血不止,一名血管性血友病患者的腿部形成多處淤青。于麗萍 供圖


“獻漿員只知道血漿會進入藥廠,但并不知道終端受益者是誰。”經過了多年的觀察、研究,關濤認為,這個認識上的斷層,是造成目前國內血漿供不應求、獻漿如過街老鼠的根本原因。

實際上,血友病人僅僅是血漿受益群體的一小部分。根據澳大利亞紅十字會(AustralianRed Cross Blood Service)2016年年報,血漿可以用來制造18種藥品,以治療出血性疾病、免疫缺陷、燒傷等多種情況。

在2006年之前,單采血漿站大多由各地衛生部門所辦,這種管辦不分的情況,造成了部分地區管理混亂。

2006年,原衛生部等九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單采血漿站轉制的工作方案》,要求為控制經血傳播艾滋病和其他疾病,強化地方衛生行政部門監管責任,按照“管辦分離”、政事分開的原則,衛生部門要與單采血漿站脫鉤,原由縣級衛生行政部門設置的單采血漿站轉制給血液制品生產企業。

根據通知要求,改制后的血漿站將與血液制品單位保持“一對一”的供漿關系,即除了上屬的藥廠,血漿站不得向其他單位供應血漿。

由此,也在全國范圍內展開了一輪議價談判。公開報道顯示,華蘭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曾在改制期間收購了貴州至少6家單采血漿站,共花費3600萬元,其中僅惠水血漿站收購價就達1800萬元。“這些血漿站都設立在偏僻的農村、城鄉結合部,土地房屋根本不值多少錢,為何收購價如此之高?”杜向軍質疑。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nba赛程 重庆快乐10分 深圳风采 陕西快乐10分 球探比分直播球球 策中策配资 内蒙古快3 浙江快乐12 华盛配资 黑龙江36选7 比分直播500万篮球 股票涨跌的原理是什么 福建22选5 易股通配资 灵菲配资 四川时时彩 河南22选5